专题聚焦>>
现在位置:首页 >> 人物专访 >> 不玩音乐的博士,搞不好材料
不玩音乐的博士,搞不好材料
添加时间:2017-11-26 21:06:51  

我叫张银宇,四川人,1991年生,白羊座。

 

2009年,一个人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,这是第一次。四川到天津就是这么远,地图的两端。

 

当时背了把吉他,我个子比较小,从后面看,吉他会挡住大半的身影。最开始买这个家伙是在初中,当时我以为自己还能长长,似乎没有。

 

公交坐的是50路,到天大北门,1块5,吉他和行李,又1块5。


1

少年


前天收拾屋子,翻出了本科的饭卡,看着小小卡片上的照片,心想自己那时可真丑。抬头照了照镜子,恩,现在除了发际线,其他的倒也没变。


微信图片_20171127125416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我在材料学院就读,大二的时候,有门课叫做“材料创新导论”,老师是刘文广教授。课上会介绍一些有趣的材料领域的研究。刘老师就介绍了自己的研究方向,叫做“高强度水凝胶”。大体就是将高分子做成湿湿软软的弹性体。这东西特别轻巧,但却极其结实,还能做生物材料,感应外界刺激,用在人体上。我当时听完,觉得这个水凝胶很酷啊!自己以前化学就不错,高中还得过些不大不小的奖,就想试试这个。

 

课后,我硬着头皮去找刘老师,说自己想做实验。当时只想着做点什么,但具体做什么还没有明确的想法。所以当被问及“想做什么”时,想了想说,水凝胶不是储水能力强嘛,那就用用它去整治土壤沙化吧!

 

刘老师笑笑,“沙化问题,种树就好。”

 

那天之后,刘老师塞给我几本硕博论文,让我先打打基本功。这几本也是我最开始阅读的文献。从这开始,慢慢地也学着提问题、查文献,再后来能自己寻找解决方案、做实验验证

 

实验室里,每天在倒腾瓶瓶罐罐似乎能给自己带来莫名的快乐,大三过后,我就决定在这读博了。现在,我在刘老师的课题组读了五年博士,这一切都源于最初那天的念头“这个水凝胶很酷”

 

我的研究课题是“新型智能响应性的高强度湿软物质的开发与其生物医药应用研究”,简单来说就是做聚合物水凝胶,更通俗形象点就是果冻。人体70%以上的质量都是水,除开部分可流动的体液与含水量极低的骨骼,本质上就像是一块大水凝胶,理想状态下有些地方的水凝胶不中用了,就用人工合成的水凝胶打个补丁,做点替代。

 

但是DNA这个进化了亿万年的小工厂合成出来的才是超顶尖的水凝胶,人工合成的水凝胶在微结构,力学性能,功能性上还是有一条鸿沟需要去跨越,如何去缩小这个鸿沟,便是我的具体研究方向。

 

博士入学一年后,我发表了一篇论文,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达到了博士毕业的校级要求。我想:之后便可以一心一意地做科研了。

 

当然,带给我莫名快乐的,让我心无旁骛的,不只有科研,还记得开头那把吉他吗?

 

2.jpg

2

Laughter


以前学吉他,都是只弹不唱。高中元旦晚会的经验告诉我,只来个指弹是不能让姑娘尖叫、小伙怒吼的。这些需要一个乐队:吉他、贝斯和鼓

 3.jpg

大学后,自己能掌控的事物就多了起来,包括时间和朋友。我加过吉他社,也在几个晚会上凑过热闹。渐渐地就认识了几个趣味相投的伙伴,就这样,吉他遇见了贝斯和鼓

 

2014年冬天,我有了乐团,名字叫“Laughter”。这名字翻译成“微笑者”就行,请别音译成“老福特”,如果你说我们是天津大学的笑乐队,那也行,反正估计你们也没有听说过吧。

 

这个小团队的首场演出,是在南开经济学院的新年晚会。当时怎么形容呢,用我东北舍友的话说,就是“贼high”!

 

演出结束后,我们几个就去一个小烧烤摊喝果粒橙,是的,你看的没错,确实是果粒橙。大家兴高采烈地探讨,以后商演赚钱怎么分的问题,我保证大家真的没有一丝醉意。还都约定寒假要各自练习,开春去更酷的舞台。

 

不过,这个“烧烤摊约定”,是Laughter最后一次集体活动。考研、出国、找工作,这些都是让“Laughter”再也笑不起来的原因,但实际上也只是,青春走到了十字路口,每个人开始了新的故事,虽然我很想归结到庆祝的方式是因为喝了果粒橙。


3

摇滚天大


乐队没了,音乐还没走。读博后,实验之余,还剩下些精力,于是我在音乐这事上就起了心念。

 

我自己唱歌不太好,但以前到会私底下写几个小曲,唱给室友听,听完后,室友们脸上都笑嘻嘻的,什么也没说。我在内心里想:他们真的都是我的亲室友啊。

 

决定认真搞音乐之后,就自学了些谱曲的基础,如同搞科研似的,查资料,记笔记,反复尝试而已。后来发现,如同诗人们都是被皇帝抛弃了才写得出好诗一般,每次实验受挫都是我灵感爆发的时候。日积月累,渐渐上了道,就有了自己的曲子。


当时是春末夏初的某一天,在路上忽然下起了小雨,我就骑在车上,哼哼着莫名其妙涌上心头的小调。后来这就成了第一个原创,名字叫做《少年》


微风轻轻拂面

夹细碎的雨点

仿佛又回到那年夏天

白云勾勒蓝天

映衬清澈湖面

还有那张青涩的脸

 

慢慢的,笔下能流出更丰富的旋律,作品也多了起来,也混进了学校的原创音乐圈子。

 

今年5月,偶然间看到,网易音乐的“改编校歌”活动,就动了念头。在天大生活这么久,也算有了些感触,写一首独属的天津大学校歌,想来是挺酷的事情吧。

 

说干就干,趁着假期回家,我就一头扎进了写曲子的小漩涡里。想着天大这跨越三个世纪的奋斗史,应该更慷慨激昂一些,很是费了些心力,弄出了一首摇滚版的校歌,也是自己对于天大的诠释,就是文章开头的那个版本。


4

海棠花开


现在呢,博士第五年,科研和音乐都还在路上,但是,名字叫做“上学读书”的这般车终于到了最后一站。跟我一起上车的人大多都在前面几站下了,有的还没告别,有的只是摆了摆手,想知道他们如何回忆我,带着笑或是很沉默,还有,他们幸福与否。

 

至于我呢,买了把新吉他,个子还是没长,背起来仍然遮住大半个身影。

 

还有啊,再去天大北门,就要5块了。

 

4.jpg


End

1511730307977012464.jpg

张银宇,四川彭州人,材料学院2013级直博生,网易云独立音乐人,目前写有14首歌曲,收录在网易云音乐的个人专辑里,代表曲目有《海棠花开》,《晚安全世界》等,他将校歌改编成《天津大学校歌摇滚版》,被天大官微置顶推送,受到广泛关注。张银宇的研究领域为生物医用高强度形状记忆水凝胶,目前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SCI一区文章3篇,包括AdvancedMaterials, 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等业内TOP期刊,总计影响因子57.681。曾获得博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,天津大学优秀学生标兵奖,天津大学优异生,天津大学优秀青年志愿者等荣誉。